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船渡。[拟人/甜/奥相关。

船渡。

#茹盖#拟人#江南小镇#甜甜甜#

昨夜乌镇刚下过一场雨驱散了入夏姗姗而来的湿热,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又变多了些,溪中的渡船往来也变多了。

阿古茹正在端着茶杯闭目养神,略微覆着薄茧的手掌摩挲着陶瓷茶杯,细长茶叶浮动在水中,热气袅袅升起飘散在凉爽的空气中。他握着的茶杯还没放下,突然渡船剧烈地摇动让滚烫的茶水洒了他一手。阿古茹忍痛没扔掉茶杯,他放下杯子拿起木桌上毛巾擦掉洒在手背上小臂上的茶水,白皙皮肤上立刻晕开红色,烫的。

阿古茹转过头拧眉看向鲁莽跳上船的青年。青年有着干净阳光的外表以及正规的旅行者的打扮,正双手合十十分歉意地跟他道歉。

“抱歉,十分抱歉我不知道您在喝茶,但是我的时间有点紧您可以把我渡到乌镇镇头吗,拜托了。”

阿古茹有些失语,他点点头整理了可怜的茶杯,起身走到船后撑起槁来。不长的木船上有一张小小的木桌和四个凳子,桌上有着一套玻璃茶具茶壶和杯子里都盛着青绿色的茶水,壶中冲泡的是正宗的午子仙毫,都正冒着丝丝白气在杯壁上挂着细小的水珠。旁边一包青团子更像是才出锅的样子,纸袋子被打开露出里面整齐码放的团子,也正冒着鼓鼓的热气。

“那拜托了,我的两个哥哥在那里等我,哦对了我叫盖亚。”青年挠了挠翘起的头发,笑得十分灿烂,他坐在凳子上指着木桌上的诱人食物小心翼翼地问,“请问可以吃吗,看起来很棒的样子。”

阿古茹身形一顿,有些僵硬点点头,然后回头瞥了一眼理直气壮吃着他的早餐的青年:“阿古茹。”

盖亚的嘴里塞的满满的只能用力点点头唔了几声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用茶水将喉咙中的食物咽了进去,噎到了。

船不紧不慢行驶在水面上,巧妙避开本来就要撞上的船只,阿古茹面无表情看向前路,熟练地撑着槁,动作不慌不忙且十分沉稳。

“唔,阿古茹乌镇的人真的好多诶,这儿本地人大概有多少阿?”

“哎阿古茹,乌镇有什么好吃的吗,这个团子就很棒阿有其他的吗?”

“阿古茹你在这儿多久了阿,一直住在这里吗,水平很高诶。”

……

“阿古茹这个是什么?”盖亚瞅到桌子上被扣起来的一个小小木板,看起来上面写了东西。

“别动那个。”清冷声音意外从身后传来,就像从冰凌中穿过一样刺骨地寒冷。盖亚立刻把手中东西放下歉意地看看他。

阿古茹有点烦这个话多的阳光青年,但他还是制止了对方的动作。清晨的阳光从东方投射过来,给面前青年的轮廓镀上一条朦胧的金色,连带着对方的笑容也毫不输于阳光。

乌镇镇头并不远,木船荡开一条条规则的涟漪然后轻轻撞到码头,盖亚跳上码头然后冲阿古茹挥着手:“再见哦阿古茹!”

他含颔回应,棱角分明的线条变得柔和了些。回头看到二十元被叠成马蹄形压在茶杯下,阿古茹微不可察叹口气然后翻开了那块木牌子竖了起来。

上面写着:茶水不对外。

end

评论(1)
热度(1)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