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一切忠诚都指望报答,一切牺牲都附有条件

预警:
CP:豆鬼,水仙
洁癖请避雷!避雷!

肖佳提着夜宵站在胡雪松的小学门口等待一个骨瘦嶙峋的身影。暗黄色的路灯嗡鸣着闪烁几下,继续苟延残喘地燃烧着。冬季的温度从手指开始蚕食着他的皮肤,就像所有的流感与爱情,默不作声地一口吞掉他。

肖佳慢吞吞地将重心从一条腿挪到另一条腿上,默数三下,哼完了甜葡萄红眼睛的第一遍副歌,又继续沉默地跟面前雌伏在黑暗中漆黑又庞大的怪物对峙着。

胡雪松在他冷掉一只手前走出校门,拖着细长又模糊的影子,在电动门迟缓又让人心悸的摩擦声中疲惫地走向肖佳。

他看起来单薄到只剩皮下的一副骨架撑起夹克衫,冷风可以顺着领口倒灌进去一样。肖佳在站直的时候恍惚了一秒,他突然分不清那到底是不是胡雪松,...

所有命运给予的礼物,都在暗中标着价格



非典型ABO
无明显配对,A!赛罗/A!贝利亚/B!捷德
基于捷德个人电视剧

如果让朝仓陆来选择,“自己是外星人”和“自己的父亲还活着并且自己没有母亲”哪一个更让他难以接受的话,那第三个选项“自己还有第二性别”一定能将前两个结论还原出厂设置。

在他过去的十八年里,所有想象力只局限于闪光侠和存在于不知道真假的新闻中的因帕克危机。而直至他踏进星云庄的那一刻起,人生就像开了挂一样直达一个又一个让人难以呼吸的高峰。

比如他给自己取名字,比如他在接下来长达一年的时间里都在人不知鬼不觉中被一次又一次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比如他知道了未来的某一天他一定会跟自己的亲生父亲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比如……他知道自己还有第二性...

求文

我记得我看过而且以前也有人发过求助帖…但是现在我两个帖子都找不到了。
大体就是DCEU背景,卡尔艾尔醒来之后每天晚上都会去找布鲁斯,重复着“我记得你。你不让我活,也不让我死。”然后跟他做爱,但是克拉克完全不记得。最后他再无法忍受自己被蒙蔽假装成无意识的卡尔艾尔去找布鲁斯,然后两个人就坦白了

[凯伽]Liar.

我爱我的上将。

白川且奈:

·是给我军长的生贺, @刑三 他超好看的。



·梗源自QQ空间,陷入恋情或单恋的人意外死亡后心脏会变成石子出现在所爱之人身边,所爱之人可以通过触摸感受到心石主人的记忆和情感。



  今天是我复活的第二百三十二天。



  


  


  伽罗提起钢笔,在一本纸页已经发黄泛旧的日记本上写下了一行字。


  这本本子是他在自己的行李箱里发现的,如果记忆没有出错,它应该是在灰心星球上买来的打折商品。往前翻翻就能看到一些潦草的日记,时间...

《扒一扒那个跟我女朋友跑了的师哥》

#修川#现代AU#论坛体

扒一扒那个跟我女朋友跑了的师哥

1L
事情是这样的,题主是个公务员,背景有点不干净但是日子还不错,有两个哥哥和一个正在交往的医科生女朋友,颜值可以打八分,性格九分。因为我一直有病根,女朋友会每周抽着空给我做药膳。我们两个交往能有一年了吧,本来打算最近这件事干完就协调一下工作,然后处理一下私人感情。结果前几天就看到我师哥在单位门口晃悠。

2L
火前留名,一眼看上去题主头顶好鲜艳!!!

3L
/微笑我怎么觉得听着好给

4L
我师哥这个人吧,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知根知底,属于没有脸的那种人,各个方面都很出色虽然都不合/法,就是脾气一直让我觉得他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而且他那个莫西干头型我吐槽了整...

算作基本不怎么入同人志的我入的第二套,神偷的设定真是…太他妈帅了。等忙完刷完后回来repo读后感。

一个应该不会填的脑洞


O!丁修/B!靳一川
现代AU

丁修在自己的第二性别还没出现的时候基本已经默认自己是个Alpha,彼时丁显心思愈发沉重,他觉得自己不至于是个Omega,但是真是个O也是认了。

直到某天早上,丁修荒谬的发现自己是个Omega,而丁显是Beta.

丁家落水后,他们这一辈的年轻人都四散而逃。丁修看着丁白缨一路走到现在,早就觉得这件事不靠谱,私底下为自己谋了一条路,连带着把丁显的出路也打点好了。没想到师弟反骨未折,悄没声就跑去昧了条子的身份,丁修再没见过他。

丁家落水那年丁修二十三,他用抑制剂撑了足足五年的发情期。

在这一年冬天的第一场雪里,丁修摘除了自己的腺体。

川修。车梗



川修

丁修靠在浴缸里懒洋洋地点着一支烟,靳一川就噌一下躺进他怀里。湿漉漉的头发枕着他胸膛,带着点洗发水的香味漫进鼻腔里。

靳一川抬头想去借他一口烟,早先几年出任务的时候师弟的肺被毒气搞坏了,丁修将手抬高,他扑了个空。

丁修仰头嚼出一口烟气,低头含着满腔尼古丁的味道和他接一个绵长的吻。唇齿纠缠,烟味哪里都是。

"过瘾了没?"

丁修乜斜着眼去问他,眼里分明都是笑意。靳一川默不作声地将他摁在身后的墙上,扑上去吻得更深。

他进入第一根手指的时候丁修的身体僵了僵,又有些低喘闷在他嗓间,靳一川撩起对方垂下来的发梢,扳着脸和他去接吻。

师哥赘茧的手指摩挲到他的手腕,往左挪了一寸,又向里扣了扣,直到他...

一个丁修护犊的片段



夏天的雨一般都是雷暴,瓢泼一般往地上倒着水,远处沉闷的雷声滚到耳边的时候会出现阵阵耳鸣。闪电殛破黑夜,在天边撕裂出一道道白光,那些簇拥着的人群前闪过十分之一秒的影子,它们重叠出不规则的棱角,在闪电湮灭的瞬间无限延伸到乌云尽头。

靳一川窝在墙根拼命地咳嗽着,难忍的烟痒让他忘记疼痛。雨水顺着他的发烧在眼角处连成线,落在地上的时候稀释了那滩殷红的血。靳一川借着闪烁的白光,虚虚侧着头往前看,眉骨上的一道血口往下淌着血,一层猩红笼住他的视线。

丁修拄着长刀,浑身湿透地站在他面前,磅礴大雨走过他的身都带出一地的血,顺着低洼处蜿蜒成一条红色的溪流。丁修咧咧嘴笑了,他的眼睛很亮,在声声雷电中又透着狰狞和狠戾。

丁修...

1 2 3 4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