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悠悠塞上,凛凛寒风。

#虹猫蓝兔七侠传##虹黑##单箭头#

闲敲棋子落灯花。

七剑全部隐居,江湖一时激起千层浪,因只有旋风剑剑主与其夫人有一子,其余六剑皆无传人。江湖各大门派少主纷纷起身寻找六剑,希望被看中资历,日后可继承六剑。
天悬白炼瀑布十里之内密布陷阱卦阵,青光处处乍现,一时间竟没有人能进得去。几日后,青光剑剑主却已放出话,有人突破重重关卡站在他面前,青光剑已后续有人。
奔雷山庄已经澄清,奔雷剑剑主将剑赠予有缘人,至今已不知去向。无数人为之叹气。
黄石寨六奇阁以医术大选,战过神医者,即为雨花剑剑主。
金鞭溪客栈易主,听说紫云剑剑主云游四方,易容游于江湖,逍遥自在。
天门山玉蟾宫门槛被踩烂,却没有一个人见到宫主,所有人被恭恭敬敬请进去,再被恭恭敬敬请出来。
而张家界西海峰林龙泉瀑布,一道天堑分割长虹剑主的居处与来路,无法越过,有不甘心的人跪在崖边,第二天则会被一道柔和剑气扫得远远的。
浅浅的叹息回荡在张家界上空,重重地砸在每个人心上,所有人落荒而逃。

虹猫半躺在塌上,旁边放着一坛酒,赤色眼眸中再难找回往日武林盟主的灵气。温润青玉的酒杯被卧在手中,他低声喃昵出心爱人的名字。
蓝兔……
瀑布的声音混着鸟鸣声,酒杯从手中滑落打碎在地上,屋子里重归寂静,呼吸声和着竹林风声,泉水激荡,灵气盘旋天空。
一道身影推开木门,悄无声息走进来,黑小虎走到塌前,拉下蒙上的面纱,扣住腰间冰魄剑的手狠狠握了下拳,平静的眼中用上难以察觉的痛苦。
仿佛是从心脏蔓延出来,缠绕在灵魂上然后花开,深入骨髓的痛楚。
冰魄剑细长的剑身轻轻搭在虹猫的手腕上,对方眉峰动了动,却没有醒。丝丝真气从冰魄剑融进他的体内,熟悉的气息被接纳,沁入冰冷触感的真气徐徐进入他的身体。
黑小虎放下手中的剑,咧咧嘴角牵强冷哼一声。转身抓起石桌上的酒坛,走到窗边一饮而尽。
他的额前泛起细汗,五指紧紧抓着酒坛,辛辣陈酒流进喉咙,刺激着神经撕扯怎么也挥之不去的记忆。

我喜欢你阿。虹猫。

恼羞成怒的人狠狠把酒坛扔出窗外,摔碎的声音惊得林子里飞出一大群鸟。虹猫刹间翻身坐起,看向窗户时,印入眼帘的只有摇晃的百叶。手臂中有着熟悉的感觉,虹猫愣愣地屈张了下手臂,落寂眼中仿佛能看到那个倾国倾城的身影。他叹息着。

蓝兔。

评论(18)
热度(106)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