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怀君去国。

#怀君去国#续集#关于之前的事情#拟人#be无差#给上将白川的#



“伽罗…”

男人还没睡醒,翻身搂住身旁的人,厚重窗帘挡住阳光却仍旧溢出些许光线,洋洋洒洒照射在绛紫色的头发上。凯撒低头在对方脖颈间蹭着,声线因为嘶哑而十分性感。

有着良好作息的上将刚睁开眼就被身后人搂了过去动弹不得,无奈他转身亲吻凯撒的嘴角,骨节分明手指抚过那人刀刻般深邃眉眼。

“起床了凯撒,今天你还有会议。”

闻言紧闭双眼的人冷哼了声,抬眸睡意全无,狼子野心全都张扬地写在脸上。他掀开两人被子紧紧揽着伽罗,手掌环过人精瘦腰际隔着睡衣摩挲着脊椎一节节向上。凯撒低头啃咬着伽罗的肩胛。

“那群白痴恨不得把阿德里挖空…都不知道坐吃山空这个词吗?”

上将似乎感觉有点痛,抬手揉揉那一头紫发的人示意对方放开,冷如冰霜的面孔棱角稍稍有些柔和,他一挑眉摊摊手,又无奈地抱住对方给予安抚的吻。

“好了,没他们阿德里会更乱,他们没答应那种条件就证明他们还有良心,那么这个政权就还有救。”

“整个阿德里也不够他们挥霍,要不是军权没有全在他们手里,估计这群老小子早把阿德里卖了。”

“国王还没老糊涂,实在看不过去他会出手的。”

“哼……”

凯撒还想说什么,伽罗伸手取过床头的军装全都扔在他身上,自己则半坐在床上慢条斯理抖开白色衬衫。

“起床,你要迟到了。”




“军长,你要的东……”

阿卡斯硬生生将后半句话咽了回去,手一抖,文件撒了一地。

“滚。”

门应声关上。

伽罗右手幻化出的匕首被对方紧紧赤手抓住,鲜血顺着五指淋漓下来在地上晕开一片血渍。凯撒面不改色任由鲜血不要钱一样掉在地上。

他不在意,并不意味着伽罗不在意。

上将如此僵持了不过半分钟,之后便干净利落收回了锋利刀刃。凯撒上前一步,用血淋淋的手掌环住对方后脑然后吻了上去。

伽罗狠狠撞在墙上,被迫承受着凯撒那具火热的身体。他吻得很深,带有显而易见的侵略性,如同他的战术一般带着张扬的个人主义,长驱直入只想得到自己看中的东西。伽罗被他吻得脱力,只得攀住对方的肩膀防止自己跪在地上。

一吻毕。

凯撒转而厮磨着他的嘴角,头后手掌流下的血液顺着他的脖颈而淌进衣领中。

“阿德里的政治已经腐朽不堪,你比我看得更清楚,它现在就是个纸棚子,一碰就垮。”

“那也轮不到你来。”

“总有人得来做那个恶人,既然他们都这么死要面子,我何乐而不为呢?”

“你知道——你不能这么做,凯撒,你这样就是…”

“叛国贼,我知道。”

凯撒不明意味低头闷嗓笑着,他没看见伽罗眼中难以隐藏的挣扎。

“为这群白痴卖半辈子的命,伽罗,我为你我悲哀。”




凯撒吹了个口哨,目光怜悯看着那个被授予战神称谓的人。

男人军装笔挺,面容冷漠,抬手扬起一个标准的军礼。无数彩花从他头顶散开,落在他的肩头。万千人群为他高呼,崇敬目光将他定位为阿德里的精神领袖。有他在,阿德里便不会倒。

他用最决绝的方式来表明自己的立场,凭借一人之力托起这个假象的乌托邦,同时将自己推向了风口浪尖。

伽罗余光扫到了凯撒,与对方怜悯的眼神。

他是这么看着他的。

“我为你悲哀。”

伽罗背过身去,脊梁依旧挺直。他知道,至此两人之间已经裂开一道巨大鸿沟,从今起只有兵戎相见,冷眼相对。

但是他还没有凯撒那么绝情,能将三年情感当作黄粱一梦。

所以他会败,而且一塌涂地。

tbc.

评论
热度(16)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