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你的荣光降下风霜。

#阿古茹*藤宫博也#完结#BE慎入#我就自嗨!不服你!打!我!啊!#po告诉你什么叫做二人世界!#诠释生不同时,死定同穴#

你的荣光降下风霜。



生物钟定点把他叫醒,钟表指针笔直指向七点一刻。藤宫翻身坐起,窗外阳光明媚,蓝天白云格外安静。
是的,太安静了,安静到让人觉得不真切。
他穿衣洗漱,神情平静如往常一样,好像他依旧身处原来的生活,作为一个量子物理学家平静却不平凡地生活着。
但他身处的地方,目力所及一片废墟,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藤宫站在阳台上看着窗外,整夜整夜相同的梦境让他寤寐辗转难以入眠。梦中鲜红充斥了视线,指示灯刺耳的报警声愈加急促,对方的身形逐渐变得透明然后消失。之后阿古茹告诉他,盖亚死了。而他愣了愣,问我梦呢。
对方沉默,长久的沉默。
他们都知道。
他们都不必多言。

“阿古茹?”
“嗯。”一个冷清的声音应了一声,声音仿佛穿过九万里的海底,显得飘渺而无力地传进耳中。这样就好了,只要他还“活着”。藤宫想。

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他想着。从一开始世界各地有一个人两个人消失,再到一个区的生命全部消失,一个瞬间变成死城,街道萧索如同海啸过后的边城。恐惧逐渐侵蚀着人们,他们翻遍了地球周围的空间却没有任何收获,而消失还在继续,连同着物种也一起消失。雨林海洋一片死寂,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恐惧。
那时候阿古茹还能以实体站在他面前,冰冷声音中也染上焦虑。
“她没有回答,这样的行为似乎是被默许的。”
近乎灭绝的屠杀还在继续。
而现在,蓝色的刚硬身体再也无法出现在自己面前,光芒越来越微弱的同时声音也愈加飘渺。
似乎下一刻他就会消失。
藤宫知道,阿古茹已经无法补给力量了,他就像一瓶水一样,完了就是完了,彻底没用了。

“还有一点力量,我可以送你去M78,那里我有旧识可以帮助你。借助Zero的力量你可以跳跃到平行空间继续自己的生活。”
那天晚上屋中蜡烛忽明忽闪,将两人在阳台上的阴影拉得狭长。他仍记得那天阿古茹决绝的语气,是显而易见的孤注一掷,藤宫见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担忧。
阿古茹在害怕。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盖亚已经死了。”他平静陈述着,仿佛是陈年旧事被偶然提起,同样也是无关紧要的淡漠,他顿了顿,语气变得认真,“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想失去你。”
“那就一起战死吧。”藤宫难得笑了笑。
阿古茹深深吐出口气。
他背叛了地球,只为这一句简短的陈述。
他从不怨恨藤宫做出的任何事,这个男人有平常人没有的坚毅。
他欣赏他的特立独行。
更简单的是,阿古茹忠于藤宫博也。
堪比忠于地球,以及更甚。

藤宫出门,沿着空旷街道直到市中心的巨大广场,欧洲典型塑像放在广场中央,他随意找个地方坐下。
他回忆前二十多年的事,记得不记得的都努力去再回忆一遍。
除了记忆,除了阿古茹,他再没有什么东西了。

夜幕降临,繁星布满天空,是前所未有的明亮。藤宫身周开始有窸窸窣窣的声音,黑色的影子没有规律地在他身边跳跃,然后慢慢耸立形成实体。
他变身,落地。
他抽剑,光芒利落砍在黑色身影上。
他们依旧战斗着,繁星与风是唯一的观众,剑锋为他喝彩,怪物的惨叫是嘉奖。
他身上绽开的伤口让全身淌满金色的血,粒子在空中弥漫成全世界最后的光芒。
这是他最后的荣光。
就算黑暗不可抗拒地要来临,他宁可用双手撑住天空,也不愿意在沉默中等待死亡,纵使制造者都抛弃了他。

天空中飘下鹅毛大雪,漫天飞舞带着呼呼的风声。蓝色身影的动作显得越来越缓慢,而他身边依旧有源源不断的黑色怪物。
他将战死,下辈子却仍愿意选择这样的道路。
不论是阿古茹,还是藤宫博也。


end.

评论(3)
热度(28)
  1. 利威尔刑三 转载了此文字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