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卫冕之王。

#双茹#ooc#虐#作者私欲#海洋与阿古茹#

阿古茹。

阿古茹。

阿古茹。

...

他听见有声音在叫自己,随即他睁开眼睛,茫然的目光将一切投射到视网膜上。他看到自己处在深海中,平稳的心跳声充斥着听觉,动作变得极其缓慢,阿古茹慢慢舒展开身体,模糊的记忆中似乎自己一直在沉睡着,经历了几个世纪那么久远,然后便听到了这个声音。他转身向下游去,更深的海底有着漆黑的色彩,阿古茹蓝色的身体就像一道光一样闯进了另一个世界。

有什么在喊着自己。他想,修长手指向着更深处探去却只触摸到了更冰冷的海水,这里没有生命,阿古茹甚至感觉自己并没有真实的处在水中,周围环境寂静的会让人有着“死亡”的错觉。

心跳在加快,因为长久的冷漠他感觉到了恐惧。

有什么在喊着自己。

阿古茹小腿轻轻摆动着,下潜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他什么都看不见,没有能见度,就像整个世界只有自己孤身一人。他张开嘴,喉咙中发出痛苦的声音,音波在水中被遣散,没有生命听到。

海洋就像巨大的卵将他包裹起来,心跳是温暖的,身体是温暖的,海水是温暖的。他听见深处的叫喊,没有感情的声调却如同母亲一样熟悉。阿古茹眨了眨眼睛,手臂自然向后垂下往海洋深处划去。

他越过了哪一个深度。

就像有一双眼睛窜进了他的脑海中,打开记忆的门锁然后肆无忌惮地从头到尾光顾了他千百年生命的所有记忆,却仅仅是一瞬间的故事。任何在他生命中有过巨大影响或是危及生命生死存亡的记忆在这双眼睛注视下却像是轻描淡写的事情。

阿古茹有着没来由的愤怒,被轻视的愤怒,他握紧了拳头。

但是他面前都是海水,深不见底。

有什么从底下上来了,快速地移动着,然后对方抬头直直看着阿古茹,深邃的眼中堆砌着淡漠,阿古茹看着对方然后慢慢放开了拳头。

他怔住,望着自己的脸。


你是谁?

我是你。

你叫什么?

我叫海洋,你好,阿古茹。


海洋伸出手握住了阿古茹的手掌然后慢慢十指相扣,两人的手臂弯曲然后缓慢靠近,阿古茹第一次这么接触着“自己”,有种莫名的触动与情绪在心中滋长着。海洋将他拉下来,两个人贴合在一起,一样节奏的呼吸环绕着两个人,蓝色的脚掌一下下踩着水,海洋静静看着他,目光中是与对方一样的情绪。


你是谁?

我是你,阿古茹。

你来自哪里?

我们都来自地球。

你要干什么?


海洋笑了笑,柔和的表情组成了名叫讽刺与决绝的东西。阿古茹瞳孔一缩正想放开紧扣的双手。对方猛然放开他然后屈膝狠狠顶向他的小腹。阿古茹吃痛弓背,身体不受控制地向更深的海水中掉落而去。
他看到海洋依旧笑着,轻轻摆着手对他说。

我来代替你。

周围的海水像是没有了浮力,阿古茹感觉到身体的温度正在飞快地流失,但周围还是冷的,他看到视线内海洋模糊的身影向上游去,动作自然熟练就像他一样。逻辑思维中清楚意识到阳光是无法照到这么深的海中,却仍旧看到了对方的身影被阳光镀上金边像是新的希望。

那藤宫怎么办?盖亚怎么办?我所温柔对待的一切呢?

血液在疼痛着,阿古茹觉得,他将自己蜷缩起来,血液从他的皮肤中渗漏出来在水中组成金色的线条,血液围绕着他,陪伴着他向更深的海水中掉落下去。金色将他包裹,像是温暖的卵一样。

阿古茹看着越来越远的光亮,他闭上眼睛,任凭寒冷的海水席卷过他的身躯。

end

评论
热度(7)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