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非亲非故。<3>

非亲非故。


#韩X##大概会是关于阿飞的事被他弟弟知道的故事##虐,极度ooc##作者私欲#

 

韦天飞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窗外刺眼的路灯直直照射在他一张惊恐的脸上,他愣了愣,随即张开五指笼住额头,胳膊肘搭在屈起的膝盖上,动作缓慢而又沉重。T恤背后已经被汗水浸湿,此时紧紧贴在他的脊背上,包裹出姣好的曲线。韦天飞现在没心情去想这个,握紧被汗水打湿的手掌,他终于肯相信那是一个梦。

 

韦天飞揉了揉太阳穴,骨节分明手指插进发丝中,将本来就不怎么整齐的头发揉得更乱。两米外电脑屏幕清清楚楚显示着时间,两点三十七。

 

他懊悔地叹了口气,眼下睡意全无。韦天飞小心翼翼爬下床努力不去惊醒身边熟睡的弟弟,昨天自己才回来,这小子就和另外几个疯得没变,而且还喝了不少酒。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脑袋还是有些晕,但是额头已经不烫了。

 

韦天飞踩着拖鞋向客厅走去,发出懒散的响声,他闷哼一声才发现昨晚疯得有些太厉害,回来连衣服都没换就倒在了床上。深色的牛仔裤挂在身上,人鱼线被拉得很深。韦天飞眯眸努力清醒着眼前的事物,他的瞳孔还有些无法聚焦,看到什么都是晕晕乎乎的。费了好大劲倒了杯纯净水吞下去才感觉好了些。

 

他坐在沙发上,手随意摸了摸裤兜,碰到了平滑的布料。韦天飞脑子里有无数个嗡的声音炸开,此刻他比任何时候还要清醒。韦天飞倒吸口冷气,又摸了摸,口袋里的确什么都没有。

 

不见了。

 

韦天飞动了动变得毫无血色的薄唇,脑海中不断回放着最近他去过哪里,握紧的拳头微微颤抖着,他有些害怕。

 

“哥哥?”

 

韦天龙的声音从前面响起,他怔了怔然后抬起头,阿龙正揉着睡意朦胧的眼角疑惑地望向他。韦天飞笑了笑呼出口气,走过去揉揉弟弟黑曜色的头发,丝毫没有在乎阿龙的目光已经从他布满红痕的脖颈滑到暴露得过分的锁骨。

 

“阿龙你先睡,我出去一趟,早上回来。”

 

没等韦天龙回答,他径直拎起桌上的车钥匙换鞋跑了出去,不到一分钟,门外发动机的声音十分明显地标志着司机玩儿了个漂移。

 

韦天龙愣了一会儿才不紧不慢走回房间去,正好看到电脑上显示有新邮件。他漫不经心点开邮箱,是韦天飞的。匆匆扫过一眼后他愣住了,随即玫瑰色的眼眸中仿佛结了层冰一样寒冷,能让人听见冰壳破碎的声音。

 

然后他换好衣服,抓起钥匙朝门外跑去。

 

 

韦天飞的车速飙到一百二十码,方向盘上的手正毫无节奏地敲打着昭显出主人的焦急。韦天飞一咬牙又是一脚油门踩下去,寂静无人的高速上硬生生飙到了一百五十码。

 

当他踹开门时,迎面就是韩峰一样表面上的笑容下藏着淬毒刀的脸。韦天飞脸色阴沉地看着他,伸手揪住他的领子一字一顿地问:“我的U盘呢?”韩峰并不急于回答,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处变不惊的天才难得情绪失控的时候,良久才歪着头,覆盖着残忍笑意的眼睛直直盯着韦天飞怒意翻滚的眼眸。

 

“我怎么知道?”

 

韦天飞胸膛剧烈起伏了几下,然后他放开手退后了几步,他需要稳定自己的情绪,即使是哪个东西丢失了。要不然和韩峰谈判他一句话下去就几个坑,他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的。

 

但是韩峰不会给他调整的机会。韦天飞只觉得自己的手腕被人握得生疼,下一个瞬间自己就被抵在了半人高的工作台上。腰间的钝痛其实并不要紧,要命的是韦天飞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过于激烈的反应让韩峰有些疑惑,他目光一转看到了韦天飞的脖颈后便明白了。韩峰意味深长地挑挑眉,覆着薄茧的指腹一寸寸摁着他的皮肤,白炽灯的冷光照耀下韦天飞竟然有些..发抖?

 

韩峰笑得更肆意了些,提膝将他卡在人和桌子中间,不中不痒地搓捻着锁骨与肩膀上不知道是谁留下的红痕。韦天飞失控低低叫了声,尾音有些微妙的呻吟中夹杂着数不清的感情。他放弃般躺在工作台上,眯眸咬牙切齿看着身上的人。韩峰低下头去狠狠咬上他的下唇,铁锈味的鲜血填满了嗅觉,韦天飞像是终于放弃了什么一样,他扭过头去回应这个吻。

 

门被很适时地敲响,韦天飞眼中有些惊恐。韩峰没去理会,结果门直接被推开了。

 

韦天飞支撑着最后一丝理智,目光飘向门口,门口的身影让他就像被扔进万丈深渊中一样,然后便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喉咙中的呻吟混杂着微不可察的“不...”。门口韦天龙微微低着头,略长刘海下看不见他的眼睛。

 

韩峰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他偏头看了眼门口,眼中稍稍有些惊讶,但随之覆盖上的则是无尽的笑意与嘲讽。

 

“韦天龙?好久不见啊,”韩峰语气有些散漫,他抬手按着韦天飞的琵琶骨钳制住他的动作,俯身在耳背上留下了缀满情欲的吻,他的拇指划过身下人的人鱼线,“这个惊喜怎么样?”


评论(8)
热度(26)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