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凯伽]Liar.

我爱我的上将。

白川且奈:

·是给我军长的生贺, @刑三 他超好看的。




·梗源自QQ空间,陷入恋情或单恋的人意外死亡后心脏会变成石子出现在所爱之人身边,所爱之人可以通过触摸感受到心石主人的记忆和情感。




  今天是我复活的第二百三十二天。




  


  


  伽罗提起钢笔,在一本纸页已经发黄泛旧的日记本上写下了一行字。


  这本本子是他在自己的行李箱里发现的,如果记忆没有出错,它应该是在灰心星球上买来的打折商品。往前翻翻就能看到一些潦草的日记,时间最早可以追溯到七年前的圣诞节。伽罗没有去仔细翻看,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心平气和地坐在书桌前面写点东西,哪怕是记录一天的行程也好,这有助于他回忆起当初写下这些文字时的心情,一如他翻阅之前的日记时。




  


  


  早晨出门的时候想起了来到星星球时在咖啡馆做兼职穿的制服,也不知道超人们有没有丢掉。虽然已经很久不穿了,但也许是增长的年纪在作祟,我突然就很想把它翻出来看看。




  


  


  伽罗用笔尾点了点下唇,冰凉的金属贴在唇上让他不自主地将笔拿开了些。钢笔黑色的笔身已经有些掉漆,常年被笔帽扣着的地方早已露出了金属本色。原本金灿灿的笔夹现在已经生了锈,种种迹象表明笔的主人是如此恋旧。


  台灯的灯管坏掉了一支,也许明天需要去更换,不过现在的光亮也勉强够用。伽罗就着昏黄的灯光在本子上继续书写着,笔尖摩挲纸张时发出的声响细微却不可忽视。他写字不慢,不过半刻便写满了整张,翻过页时纸张发出的脆响盖过屋外隐约的摇滚乐声响。花心超人最近迷上了摇滚,伽罗不清楚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最近的日子非常平静,平静到让人不能安心。小心超人战斗的次数越来越少,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灰心星球有什么大动作,我想我得去看看。不过在那之前我想先整理一下我的东西,今天买菜回来的时候我看到我的东西有些落灰。


  刚才翻看了一下之前的日记,我想起来阿德里还在的时候,我还会在每天的日记后面写上“Every thing for Ardery.”,直到在灰心星球时才半强迫自己放弃了这个习惯。阿德里已经不在了,这是个令人感到痛苦的事实,但我已不会裹足不前。


  我有了新的伙伴,新的搭档,新的可以让我去守护的东西。我已经找到了我活着需要的所有东西的替代品。星星球是我的家了,家,这是个温暖的字,星星球亦是如此。




  


         Every thing for The Honeypot.


  


  


  屋外的播放的摇滚乐专辑似乎终于到了尾声,伽罗听见甜心超人让花心超人关闭音响,粗心超人似乎又研制出了新的东西,宅博士有些紧张的让他做好防护后再给大家展示。开心超人笑得正欢,想来是新买的漫画很合他心意。小心超人自然不会发出太大的声响,伽罗今天给他带回了一枚精良的一阶魔方,想来这个礼物会讨他喜欢。伽罗呼出一口气,他合上了笔盖将本子仔细地插在书架中央,抻了抻胳膊,起身把椅子推回了原处。 




  他抬头看了一眼壁钟,晚上九点二十七分,时间还早,至少离他的生物钟所规定的睡眠时间还早,在这接近两个小时的空闲期里得找点什么事做。伽罗伸手整了整头发,余光瞥到自己的行李箱时,他愣了一下。


  不如就整理东西吧。他对自己说。




  超人们似乎是有意维持着房间原先的模样,至少伽罗能够很快的清点出该收拾的东西。他的行李箱,他的书架,以及角落里的二手衣橱,廉价却不失其实用性。整理衣服需要用到熨斗,伽罗决定先把衣服放一放,先整理了书架也好。


  书架上没有积灰,想来是有人打扫 。但一些书上无可避免地落了浮灰,没有人翻动过,他想。大大小小的书交错插在书架上,尽管看上去还算齐整,伽罗还是皱了皱眉头。他伸手取下一本词典,其他没有支撑的书就迅速倒了一堆。混乱中伽罗似乎听见有什么硬物掉落在地,他怔了怔,赶紧把字典放到桌上低头找寻起掉落物。


  那个声音……很像是石头。


  伽罗蹲下身,在桌子底下摸索起来。台灯能提供的光亮太过有限,他舔了舔嘴唇,干脆摘下手套逼着能量更快经过手上的纹路。蓝光顿时映亮了桌下这一方天地,伽罗看到一粒灰扑扑的石子正躺在桌角处,那石子不算太大,如同大拇指节般大小的身段让它看起来更为平凡。


  ……只是块石头罢了。伽罗重新戴上了手套,伸手勾来了那枚石子。入手时的重量让他愣了愣,不过伽罗也没多想,他只是把石子随手往兜里一揣,缓慢的退出桌底之后拍了拍裤子。空气中弥漫着灰尘的味道,倒下的书依旧维持着其原有的状态,看上去就算再过几百年它们也绝不会再挪动一毫米。伽罗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黑色手套,黑色很爱沾灰,而恰好他的另一双手套还没有干,如果选择收拾东西就必须要摘下那为了隐藏纹路而戴的黑色手套。没什么好藏的,至少现在他已经不需要隐藏身份。




  于是伽罗摘下手套塞进口袋,手指划过口袋里冰凉粗糙的石子表面时,他突然感到心底骤然泛起浓烈的不甘。这不是属于他的心情——伽罗猛地撑住了桌面,那突如其来的情绪撑得他几乎无法呼吸。


  这是什么。


  伽罗用力吸进几口掺着灰尘的空气,待到情绪稍稳定后重新拉开椅子坐到了桌前。他不敢再大意,谨慎的用手套将那枚石子包裹住摆到桌上。这实在是一枚不起眼的石子,无论从哪个方面讲它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特别关注。可就是这样的一枚石子会让他心神不宁,伽罗试着捏了捏那枚石子,毫发无损。


  这实在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啊……你看这个,这位先生手上的翡翠扳指是他未婚妻的心石,他的未婚妻就在他们婚礼那一天出了车祸,真的很惨啊。听说这位先生在康复之后找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才找到了他的未婚妻的心石,据说这块心石是目前为止最大也最漂亮的一块,施洛奇先生亲自为这块翡翠加工,真的是让人心酸又浪漫……”


  伽罗忽然想起某天甜心超人的话。那天她捧着一本杂志看得极为入神,伽罗记得那是一本介绍心石的热门刊物。


  “可惜,大部分心石都是不值钱的石子和杂质很多的宝石。因为两情相悦的人实在太少了,还必须是一方意外死亡这种糟糕的设定,我倒希望我这辈子不会收到任何一枚心石。”


  这会是心石吗。伽罗抿了抿唇,还是没有贸然去触碰它。他先是看了眼壁钟,晚上九点四十二分,应该还来得及,如果只是一段回忆那么应该不会太长,看一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需要注意的只是外面那群孩子会不会按时睡觉,明早有没有充足的精力去面对一整天的新生活。


  但试无妨。他闭上眼睛,伸手握住了那枚温凉的石子。强烈的不甘再次涌上心头,但这次他没有松手。




  


  ——入目便是熟悉的木门。


  伽罗看了看那扇门,或者说,是石子的主人看了看门。这个人要比伽罗高一些,伽罗能察觉出视角细微的变化。“他”走到窗边,窗外熟悉的景色让伽罗的心脏猛地跳动了几下。


  那是阿德里的军部大院。


  这里……是凯撒的办公室。


  “到时间了。”他听见自己这么说,下一秒办公室的门就被粗暴地撞开来。他不由自主地转过身,熟悉的刀疤星将军此刻正大摇大摆地从门口走进来。“和我走吧,凯撒军长,依照你的命令,伽罗已经到达了伦达星系。”


  伽罗忽然感到凯撒松了口气,随即他感到极为愤怒。然而就算愤怒也无法解决什么,这是凯撒的记忆,他想做什么都无能为力。


他只能看着凯撒和断刀流走出房门,临离开时他忽然低下头看了眼手上不起眼的戒指。


  “Say you love me.”


  凯撒低声开口,伽罗能感受到他心底的些许涩苦及怅然。但这种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片瞬,这种情绪就被快意所取代。


  让我亲手将这腐朽的国家推进地狱。凯撒这样于脑内低语。


  再一睁眼熟悉的走廊和地毯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和心底不断发酵的情绪。


  求而不得。


  痴想。疯魔。


  ——他是我的挚爱。


  ——我们曾经相爱。


  ——得不到,那就毁掉。不属于我,没有存在的必要。


  ——伽罗。伽罗。


  伽罗听见凯撒的悲拗,男人如同野兽一般的心声让他心脏一沉。那情绪太过真实,太过迅猛,不知何时苦咸的眼泪淌进了伽罗的唇齿之间。他死死咬住舌尖不致呜咽出声,他想起了疼痛的过往,记起往昔那些时光,曾经的亲密化作最锋利的剑戳得人心脏上都是伤口,直到仇恨将往日那些温情撕扯得面目全非,刀剑相向之时,他们同归于尽在春天的暖阳春草上。




  然后凯撒用他的心脏告诉伽罗,他是他的挚爱。




  石子骤然滚落在地,伽罗伸手用力盖住了眼睛。


  Say you love me.


  Liar.


  


——FIN——


  


    


  


  



评论
热度(31)
  1. 刑三白川且奈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我的上将。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