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川修。车梗



川修



丁修靠在浴缸里懒洋洋地点着一支烟,靳一川就噌一下躺进他怀里。湿漉漉的头发枕着他胸膛,带着点洗发水的香味漫进鼻腔里。

靳一川抬头想去借他一口烟,早先几年出任务的时候师弟的肺被毒气搞坏了,丁修将手抬高,他扑了个空。

丁修仰头嚼出一口烟气,低头含着满腔尼古丁的味道和他接一个绵长的吻。唇齿纠缠,烟味哪里都是。

"过瘾了没?"

丁修乜斜着眼去问他,眼里分明都是笑意。靳一川默不作声地将他摁在身后的墙上,扑上去吻得更深。

他进入第一根手指的时候丁修的身体僵了僵,又有些低喘闷在他嗓间,靳一川撩起对方垂下来的发梢,扳着脸和他去接吻。

师哥赘茧的手指摩挲到他的手腕,往左挪了一寸,又向里扣了扣,直到他的指腹摁在某一个地方,靳一川清清楚楚地听到师哥的一声沙哑的呻吟,他拿烟的手抖了抖,眼里是笑的。

靳一川听到丁修在他耳边沙着嗓子说:"这儿,记住了没?"




评论(5)
热度(39)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