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一个脑洞

丁显才昧了名字成锦衣卫的时候一直想着立功,丁修当时一路追着到了北京城,白天黑夜都悠路上想着碰见他师弟。那晚上宵禁后锦衣卫鱼贯而出,丁修跃梁一步步跟着混在官里的贼,看他师弟双燕出鞘一身武功惊得那领队眉头越来越紧,丁修蹲树上都看个清楚。直到两三个时辰后收队,他打个长长的忽哨,看见靳一川转了好大的圈儿回到他那棵树底下。丁修站起身跳下来,一掌劈在丁显脖子上,刀柄一点没留情地往他腰腹捅。等靳一川死命咳嗽着从地上爬起来,丁修一把抓住他衣领就骂:“你他妈觉得自己能打是不是?就你那身野路子的功夫有点儿眼力的都他妈是瞎?一年前那事情闹得不够大还是你想下去跟师父黄泉路上做个伴?多孝顺啊?今天你们那千户再聪明点就直接把你压衙门换钱去了,要不是师哥帮你盯着你他妈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能不能长点记性?”


end.

是的,脑洞完了文也完了。…

评论(1)
热度(16)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