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丁修个人/与靳一川关系分析



丁修个人/与靳一川关系分析


丁修算不上好人也不算恶人,撑死也就是末世草莽一个,没成大事也没干大恶。从彩蛋来看,应该是丁门没了以后一路荡着没地方可去,然后瞎猫碰见死耗子知道了自己师弟在哪儿,又经过种种事情知道了靳一川杀锦衣卫取而代之开始了以勒索师弟为乐的生活,除此之外丁修的日子应该也是挺无聊的,要不然也不会有事没事把长刀搭肩上找平衡点。

丁修以前在师门的时候就算谈不上忠和敬,但是也一定是很重视的。而他和靳一川以前的关系也不一定有多好。

“真不知道师父看上你哪点,你这个肺痨鬼。”

根据知乎上的武力值来排,丁修在丁门里也算作数一数二,说不定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人,所以理所应当是被师父重视照顾的人。但是半路上冒出了一个靳一川(可能是一起习武,也有可能是靳一川半路被捡回来的),武功没他好不说身子骨还弱,但是师父就偏爱他(如果说不上偏爱那也一定会给予更多的重视),丁修是看重师门的,不然不会把这种态度偏差放在心上,而且也不待见靳一川,因为他就是看不上这个肺痨鬼。而靳一川能叫他一声师兄,也不是因为他敬丁修或者是怕师兄,更有可能是师门里的规矩,他也不会跟丁修梗着来,顶多是两个人互相不待见,丁修单方面给靳一川有事没事添堵。
靳一川一直忍着气被丁修勒索,不是因为他乐意或者逆来顺受,是因为他没办法。有把柄在丁修手里,而且丁修敢这么说一定会这么做(其实应该只要不弄死靳一川的事儿他都不介意去做),自己又打不过他,所以就只能被勒索和被勒索。丁修热衷于气靳一川(推测靳一川的病是急火攻心气的,从他第一次抢刀试图宰了丁修到第二次握着双燕和丁修对着干,除了丁修往他胸膛招呼之外确实还被气得不轻),也是他不想让师弟的日子那么好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其实他是很孤独的一个人,推测他自己都不一定发现这件事。从丁门散了后到他找到靳一川,他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靳一川他的存在。很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想缠着师弟的,但是中间始终有一道坎梗在那儿(师父被锦衣卫所杀和以前关系不好),丁修就选择用这种方式强行介入靳一川的生活。

爱财很有可能面上比较夸张,对于丁修这种浪子是深刻知道钱的重要性的,但是也不会真的就那么爱财如命。他答应赵敬忠可以为二百两(甚至更多)银子去杀靳一川,只是因为他没有意识到自己下不去手。

而最后跟靳一川打的一架,从丁修抱着张嫣出来说那句“这姑娘很润。”都是为了激怒靳一川(个人推测其实丁修并没有多浪,丁修传里面有透露感情戏,丁修以前喜欢过一个姑娘,电影里也没有任何丁修去烟花柳巷的信息),猜想是他想让师弟跟他好好打一架,至于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以前师门里的种种事情。而后靳一川拔刀招招都狠,丁修只是刀身刀柄地往靳一川身上招呼,也是因为他在猫逗耗子。到最后两招撂倒靳一川是因为丁修“生气”了。靳一川在被丁修挑衅后过来的一招让丁修见了血(网传刀法专克长兵器),“这招师父可没教过我。”透露出某种自己被欺骗的情感。就跟觉得自己应该是最被重视的人,虽然师父对靳一川有所偏爱,但是丁修仍旧觉得自己得师真传,毕竟靳一川身子骨弱和没自己武功高是硬伤,然后突然发现原来靳一川不仅被师父偏爱,而且学得还比自己多,虽然就多那么一点也让丁修觉得自己是被欺骗的。所以他会“生气”。

到最后刀尖抵在靳一川胸口的时候,丁修才发现自己没办法下得去手,那句“从今往后可就剩我一个人了。”才是真心话,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孤独。而靳一川握住他刀尖的这个动作可能是催促丁修早点下手,因为丁修已经答应过不动那姑娘,有种死而无憾的感觉,丁修的勒索和阴魂不散让他觉得疲惫。但是在手还没握紧刀尖的时候他看到了房上的火枪手,才一把推开丁修。靳一川口口声声说要杀丁修也不能全信,他只是痛恨丁修对他的勒索和要挟,很可能是因为同门情义(尽管丁修嫌弃他梗他,在年纪小的时候靳一川还叫他一声“师兄”,可能丁修也会给他一些甜头),他在最后选择毫不犹豫救下对方。

有一个场景是在靳一川的尸体旁有火枪手的人头和丁修的酒葫芦,原因不言而喻。直到靳一川死后,丁修才彻彻底底表现出在意对方,无论是对周妙彤说那句“沈炼欠我师弟一条命。”(优酷上有彩蛋,这个时候丁修应该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还是跟沈炼一起杀赵敬忠。

他对沈炼说“如果你没杀掉赵敬忠,我会连你一起杀掉。”推测也只是一句玩笑,毕竟沈炼的性子如果他杀不了赵敬忠自己也绝对不会活。

最后,丁修不是什么英雄,在乱世中也没那么看得清,他连自己的情感都没倒腾清楚。他只是和沈炼一样又不同的一个浪子,飘摇末世里的草莽罢了。

评论(2)
热度(14)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