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夜雨。



#修川#现代AU#

入秋天冷,老墙上满目的爬山虎一夜催黄,凄凄凉凉地打着转被风碾碎在土里。靳一川打开窗,冷雨以命相搏地扑进屋里来。潇潇寒风刮过阴冷的呼啸,又像变了调子的猫叫,挤进窗缝里来。

靳一川关上窗,冰凉的玻璃上留下一团白雾,又很快湮灭在同样冰冷的屋里。他退开两步,窗外爬山虎摇摇欲坠,黄叶洋洋洒洒落了漫天,头顶却是密不透风的滚滚阴云,压顶而来。

这天气,半夜肯定是有大雨的。

靳一川向来浅眠,这宅子地远路偏就是为了清净,没想到一整晚都雷雨大作。

远处雷声闷闷地滚落到地上炸响,合着一同刺破天际滚边浓云的闪电比它更快一遭,殛开黑夜一道劈下死开道道刺目白光。暴雨连绵不绝,倾洪般冲刷着每一寸土地和空气。在凛冽大雨中的雷电更显狰狞。

一道霹雳落下,透过落地窗刺亮满室的冰冷。

靳一川一个激灵翻身坐起,雷声滚过,道道闪电接连不断地闪过他眼前,暴雨磅礴,连屋子里都呼吸着湿漉漉的空气。

他缓缓抹了把脸,脊背满是汗,被起身带起的风吹得一个哆嗦。浅眠又碰上雷雨天,这已经是他晚上惊醒的第二次了。

靳一川有点烦,正打算重新躺下,余光一瞥窗外,正巧远处闪电凶烈而止,落地就破开一道雪白雪白的光。

——可他分明瞧见窗外的梧桐树下有一个人影。

他猛地绷紧身躯,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窗外,汗水流到他眼角是提神的酸涩。

直到第二道白光切开黑暗,他瞧见窗外那人的侧脸。

在黑暗来袭之前,他看到对方正缓缓转过头,甚至对他扯出一个笑容。

靳一川死死握住被子,骨节被他压得发白,他开始止不住地颤抖,嗓子里又呛着气,死命地咳嗽起来。

他一点都不想见那个人,连想都最好不要想。

丁修浑身湿透地站在梧桐树下,他终于等到师弟醒来,对方浅眠和咳嗽的毛病怕是这辈子都好不了了。

丁修走得离落地窗近了些,闪电帮了他大忙,一道道惊雷在身后照着天,将他拉得狭长的影子重叠出一个奇怪的形状。

他等了一晚上,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雨声充斥所有的沉默,丁修抬起手敲了敲窗户,细微的声音很快被雨声吞噬。靳一川只来得及看见被映进屋里那道黑色的影子。他紧紧靠着床头,目光里充斥着极其不稳定的冰冷和恐惧。

五年,他以为自己已经忘掉了,两个人永远都不会再见面。

他看见丁修对他笑了笑,张嘴说了些什么,然后转身淹没在茫茫的夜雨里。

他什么都没有听到,靳一川却猛地凉到了骨子里,他像一尾脱水的鱼一样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那句话分明是——

“好久不见,师弟。”





end.

评论(3)
热度(26)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