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墓碑》


#凯伽
#有授权,车
#至我的上将白川

伽罗,作为宇宙这个黑暗森林中无数猎人垂涎三尺的阿德里的守护者,如同最荆棘般将高贵的玫瑰保护在身后,忠诚,无畏又勇敢,有着军人和守护者的美德。

凯撒在与战神共事以来一直在观察他,一个人的韧性是有极限的,而伽罗在这十几年中从未出现过失控的状况。这让他愈发感兴趣,上将的意志十分坚定,再恶劣的情境也不曾动摇他一丝一毫。凯撒一步步逼近,他想知道这样优秀的人,他的底线在哪里,有什么是他不可忍受的,有什么能让他愤怒,让他失控。

有什么能毁了他。

灯光昏昏沉沉勉强维持着密室里唯一一点念想,粘稠的血液像某种爬行动物顺着凝固的血痂滴落在地上,浓度剥夺了液体的声音,他们缓慢地蔓延,再干涸成接近黑色的红。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一层叠着一层,通过鼻腔进入肺部,再携带着二氧化碳充斥更浓郁的血腥。

凯撒吹了一声口哨,从椅子上离开,踱步走到他面前。昏黄的灯光在他身后将影子扯得极长,甚至笼盖住了那个身影。

“嘿,上将。”

陈年不改的声调和语气将伽罗脑海中那片浑浑噩噩惊醒,他睁开眼,充血的视网膜上映出无数重影和猩红小点。铁链因为他的动作而发出碰撞声,在狭小的密室里被回音成巨大而刺耳的狞笑。

伽罗缓缓抬起头,努力去辨别那张脸,他知道自己即是瞎了也永远忘不了所有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但视觉是本能,他本能地看向被自己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叛徒。

凯撒活得很好,好得与这种环境格格不入。一尘不染的披风和军装更应该出现在总统府里,而不是监狱。伽罗的目光逐渐变得涣散,他甚至不再有力气抬起头,只轻轻嗤笑一声,像一根针落在地上。

在悄无声息的房间里,一根针落在了地上。

下一秒,他被解开铁链掀翻在地上。


#剩余走微博,评论链接自取。


评论(1)
热度(18)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