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则生,不则入棺。

那些历久弥新的小事。3


3.

阿卡斯拿着凯撒的钱包去找老板娘结账,他抽出三张红票子递了过去,又面不改色地将零钱塞进自己兜里。

有便宜不占,他又不是傻。

阿卡斯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总算是吃回来了。

伽罗顺着光明正大抢他烟的手看去,凯撒将烟棉送到自己嘴边,吐出的烟雾将那双绛紫眼眸的视线扭曲,一时间看不真切。

伽罗皱了皱眉,他有洁癖,这烟是不会再要回来了,只是更加反感凯撒的武断。

凯撒已经将所有的衬衫扣子都解开了,伽罗白了他一眼,流氓的本性是改不掉的,无论这张皮多好看都没用。他啧了一声,冷冷看着凯撒作为警告。

“大半夜,没有人的。”

男人闷笑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阿卡斯走过来,将钱包砸他个满怀,凯撒急忙去捞,年轻的副将顺理成章地勾过发小的肩膀大步走远。

万家灯火寂静,远处潮声渐渐拥挤,咸湿的海风带着初秋的冷扫荡着领地。

阿卡斯在伽罗身边走的晃晃悠悠吊儿郎当,他嘴里哼着阿德里星古老的民谣,那些调子简单又朗朗上口,佐以回忆下酒,是催人泪下的满腔柔情。

伽罗甩开他的手,哼唱起来,男声如同海水漫过沙滩那般,悄无声息地淌在满地的黄叶上。

他的声音带着年轻人特有的干净和清明,阿卡斯一直在跑调,伽罗不得不一次次将他带回来,忽高忽低的歌声被播种在每一棵树下。和着潮声,作为阿德里最古老的声音代代相传。

凯撒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俩身后,他依旧咬着从伽罗手里抢来的烟,那些民谣在他耳边忽高忽低,有上不上去也有没沉下来的调子,但是他们并不在意。凯撒静静地听着,他垂下头,没有人能看懂他在想什么。

晚风沙哑地吹着,凯撒抬起头看向远处。

这颗星球没有为他停留。




end.

PS:送给我的上将白川的一篇文章,很久不动笔已经生疏了,以后回坑可能还会再写写凯伽相关,会随机掉落伽小有情向和断凯。这个系列如果还有阿德里时期梗会接着写。感谢支持。

评论
热度(20)
© 刑三 | Powered by LOFTER